UI设计师 摄影小白

清醒

TravelMan:

文/TravelMa


        不够洒脱,小心翼翼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二的时候,有个算是不太相熟的同学跑去当兵了,我第一反应是“这个傻缺”。也听闻他的经历,某个晚上在寝室闲着无聊,恰巧看了部电视剧,恰巧这部剧叫特种兵,然后被心里奔腾的草泥马点燃了报效祖国的热火,于是愉快的去当了兵,听说貌似分到了我大青海省,于是我默默的给他点个蜡烛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中那时网聊成疯,妹子没钓到却勾搭上了个兵哥哥。他是守青藏铁路的,哨所位置就在众多文青们梦想的可可西里大桥下面,只不过位置有点小远有点小高。算来算去和他没见过几次,两年兵役,他基本上都是在那个哨所渡过的,偶尔会组织着下山采购,真的是看到个大妈都兴奋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那时,他在冰天雪地与世隔绝,我困于高考苦不堪言。于是看着天气,信号时有时无的他,竟然有种天涯比邻的感觉。中央七套有一期节目拜访了他的哨所,他兴奋的提醒我一定要看,几个男人白雪铁轨,虽然被剪辑出刻意的温馨感,但我知道,当大雪封山,连狼嚎都成奢靡的日子,是怎么样的孤寂落寞。


        从那时,我就知道,永远不要抱怨自己辛苦,因为总有人比自己更辛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当时我问他,“怎么想着去当兵”,

         他说,“就是想体验一下,反正还年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回他,“能在二点不,好歹扯个热血的理由糊弄一下我啊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看,这种想做什么就做的洒脱,是多么的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那个同学不一样,我永远不会因为突然的热血和期盼,来付出自己两年的青春。时间太宝贵了,我总是在衡量一种利弊关系,值还是不值,永远是第一标准。


        青春难得又易逝,我在每一个选择面前战战兢兢的权衡着利弊,生怕迈错一步就毁掉了整个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世事无常,谁有知道自己最好的未来在远方,人生不是一个玻璃杯,一摔就碎;人生更像是一块橡皮泥,无论你怎么捏它,它就在那里,不紧不慢,变换着自己的形状。


        对成功的期待,禁锢住了所有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做成功,票子奶子房子车子还是汉子,谁特么知道。父母的期待,家人的叮咛,朋友的攀比,用一串数字,简单粗暴的衡量着成功。我们也在这把标尺上小心翼翼的选择着,生怕摔下去,粉身碎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些人,是去追逐热血也罢,或是去体验人生也好,在这个流淌着财色的时代里,仿佛中流砥柱一般,清醒着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而我,

         不想清醒,也清醒不来。


评论
热度 ( 291 )
  1. TravelMan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大木多多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